歡迎進入行于思法律實務服務平臺! 申報審核系統 |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注冊 | 登錄

返回列表 >

已申報債權并參加分配的債權人取回權及其賠償

信息來源:行于思發布時間:2017-05-22


案情

深圳市匯泉通投資管理公司訴南方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取回權糾紛案

2001年6月8日,天津泰達熱電公司(以下簡稱泰達公司)與被告南方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方證券公司)簽訂《資產委托管理協議書》,泰達公司在南方證券公司營業部開立賬戶進行委托理財業務,委托資金為人民幣1500萬元,由被告以封閉操作方式進行股票買賣操作。委托期限屆滿后,雙方又協議展期。2004年1月2日,被告被行政接管。2004年7月16日,被告行政清算組經監管部門批準,將泰達公司賬戶內持有的股票(哈飛股份845491股及哈藥集團322000股)(以下簡稱雙哈股票)全部以非交易過戶的方式集中登記至被告名下的統一賬戶內,并予以凍結。2005年7月4日,泰達公司以《資產委托管理協議書》項下的合同金額(本金人民幣1500萬元)向被告行政清算組申報債權。

2006年8月16日,被告被法院裁定宣告破產清算。2006年8月25日,泰達公司將其時被告行政清算組申報的債權直接轉為向被告破產清算組申報破產債權,申報債權本金仍為人民幣1500萬元。2007年5月9日,被告破產清算組作出《權利申報審核通知書》,確認泰達公司對被告享有普通債權14,977,401.37元人民幣,泰達公司未在異議期內提出異議。2007年11月23日,被告破產案第二次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了《南方證券公司破產案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確認“本次破產財產分配中,普通債權可以分得的破產財產為每100元普通債權可分得哈飛股份股票0.54股、哈藥集團股票2.09股、現金3.53元”的分配原則。根據這一原則,在此次分配中,泰達公司共分得哈飛股份81,473股、哈藥集團313,642股以及現金528,376.86元。泰達公司對該次分配方案表決同意并受領了該次分配。2008年12月,被告破產案進行了第二次財產分配,泰達公司參加了該次財產分配。兩次分配中泰達公司共獲得現金人民幣2,774,987.07元。此后泰達公司未再參加被告破產財產分配。

2010年12月28日,泰達公司與原告深圳市匯泉通投資管理公司簽訂《債權轉讓協議》,雙方約定:泰達公司將與被告簽訂的《資產委托管理協議書》項下的全部權利轉讓給原告(不含泰達公司已獲分配的破產財產)。同時,泰達公司與原告共同向被告破產清算組發出《債權轉讓通知書》,將債權轉讓的情況告知被告。

2011年1月10日,原告向被告破產清算組提交《取回股票資產中請書》,申請取回原泰達公司在被告營業部賬戶內1500萬元委托資產形成的股票資產及分紅派息、送股等資產。2012年1月10日,被告破產清算組向原告發出《權利申報審核通知書》,認定原告與被告之間系債權債務關系,原告對被告享有債權,原告提出的取回權申請不成立。原告對此《權利審核通知書》不服,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被告將原告所有的在被告營業部賬戶內的股票變現后所獲得的現金及歷年股票分紅派息、銀行存款利息返還給原告;對該賬戶被挪用的資金人民幣22.6萬元作為破產債權,按歷次破產債權分配比例支付給原告。

在審理過程中,被告確認,上述雙哈股票雖集中登記在被告名下的統一賬戶內,但其原始的權利人在被告處均有明確記載,能夠相互區分。

法院判決

    法院一審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債權人申報債權并已參加兩次破產財產分配后,是否有權再行使取回權,并要求債務人返還原屬債權人所有的股票的對價款或有權獲得等值賠償。對此,法院認為:

一、關于債權人申報債權并參與破產財產分配后,是否有權再行使取回權

本案原債權人泰達公司申報債權并參加分配,系其作為債權人在被告破產程序中對自身權利維護方式作出的自主選擇。從被告的行政清理階段到破產清算階段,債權人均以普通破產債權人身份向清算組申報債權,清算組確認其債權后,債權人亦未提出異議,說明債權人對清算組確認的債權性質和金額均認可。在被告的破產程序中,債權人通過申報債權、表決同意分配方案及受領財產分配的行為行使權利,系其對自身權利實現方式的自主選擇,系其真實意思表示,該財產分配方案對其具有約束力。

對基于同一委托理財法律關系形成的權利,債權人泰達公司既可通過取回賬戶內股票的方式主張,亦可通過對委托資金主張債權的方式主張。現泰達公司以其行為明確選擇了申報債權的行權方式,應視為其對以“取回股票的方式”行使權利的放棄。

因此,債權人已明確其在被告破產程序中選擇的是申報債權,并已參加了破產財產分配,其已無權再行使取回權。

二、關于債權人是否有權要求等值賠償

本案在雙哈股票分配之前,泰達公司選擇申報債權的方式主張權利,已放棄了對該股票行使取回權的權利。而在被告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方案通過并按該方案將雙哈股票分配之后,原集中登記賬戶中的雙哈股票已大部分被以實物分配的方式處置,泰達公司對雙哈股票的取回權亦因相應股票已不存在而無法行使。此時需要判斷泰達公司是否有權要求被告返還雙哈股票的對價款,即是否有權要求等值賠償。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72條第2款、第3款的規定,等值賠償請求權的實現需符合“財產的滅失系因清算組的責任導致或債務人轉讓財產獲利”這一條件,即清算組有過錯,或債務人轉讓財產獲利。本案中,被告集中登記賬戶下的雙哈股票經過第一次破產財產分配后,原屬泰達公司所有的雙哈股票已經處置,而清算組對雙哈股票的處置系依據包括泰達公司在內的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財產分配方案進行的,泰達公司對財產分配方案表決同意,清算組處置雙哈股票的行為依據充分,沒有過錯,原屬于泰達公司的雙哈股票被處置,并非清算組責任導致。且原告亦未提供證據證明被告在處置雙哈股票的過程中獲利。因此,債權人無權要求等值賠償。

原告作為債權受讓方,與泰達公司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約定轉讓的標的是“基于與被告《資產委托管理協議書》合同項下的1500萬元委托資產形成的,在破產程序中的全部權利”。原告受讓的雖是“全部權利”,但其范圍顯然不能超出原權利人泰達公司享有的權利范圍,因泰達公司已明確其在被告破產程序中選擇的是申報債權,且其對雙哈股票不再享有取回權和等值賠償請求權,故原告亦不享有取回權和等值賠償請求權。

綜上,一審法院依法判決原告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駁回其全部訴訟請求。

評析

    破產取回權是指破產管理人接管破產企業移交的財產時,對于不屬于破產企業的財產,其所有人可從破產管理人處取回的權利。這一權利設計是為了消除或者糾正破產管理人占有管理的現實財產同法定分配財產之間的不一致現象。

破產程序是對破產人財產的概括的強制執行程序,破產宣告有保全破產人占有的所有財產的效力。破產宣告時,不論破產人占有的財產,是否為破產人的責任財產,都轉移給破產管理人占有支配,未經破產管理人的同意,任何人不得對破產人占有的財產加以處分。而且,法律并不要求破產管理人在接管破產人占有的財產時,先查明破產人的責任財產。由此,破產管理人在接管破產人的財產時,為保全債權人的共同受償利益,實際上應當將破產人占有的所有財產不加區分的一同予以接管。這樣,就有可能將原不屬于破產財產的他人財產也視為破產財產加以管理。但破產管理人占有的他人財產,不能作為破產財產加以分配,應當允許真正的權利人取回其財產。

法律雖然賦予取回權人取回財產的權利,但同時對取回權的行使亦作了限制性的規定:

 (1)取回權的行使須有時間限制。取回權在破產申請受理后即形成,在債務人財產分配前,如未行使取回權的,視為放棄行使取回權。債務人財產分配后,再行使取回權的,不發生法律效力。

(2)取回權的行使不受破產債權申報期的限制。取回權不屬于破產債權,而是屬于物權返還請求權,因此無須受破產債權申報期限的制約,取回權人未在申報期限內主張權利的,其權利不受影響。另外,基于取回權的物權性,其也不應受訴訟時效的限制。但取回財產須通過管理人行使,不得擅自從破產企業拿走財產。

(3)權利人在取回定作物、保管物等財產時,存在相應給付義務的,應向管理人交付加工、保管等費用后,方得取回。

(4)取回權的行使一般限于取回原物。如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原物已被破產企業賣出,就不能再要求取回價款,只能以該物的價值作為破產債權平等受償。因原物的售出或滅失,使取回權消滅,轉變為破產債權。但如原物是在破產申請受理后被管理人處置,則應區分管理人是否存在過錯,如因管理人過錯至取回標的被處置,取回權人有權要求管理人等值賠償,即取回的標的轉變為原物的替代物。

本案中,泰達公司對在被告營業部賬戶買入的雙哈股票享有所有權,雖因被告被宣告破產,該股票由被告管理人一并接管,但股票的權利人可以清楚區分,財產并未發生實質性的混同,因此,泰達公司對其原持有的相應股票及孽息仍享有所有權。在被告破產程序中,泰達公司對該項權利的主張,共有兩種方式可供選擇:選擇申報債權或選擇行使取回權。

被告在兩次參加破產財產分配時,均選擇了申報債權的行權方式,這是當事人自主選擇的權利救濟途徑,也即其放棄了行使取回權。同時,本案破產清算組是依據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破產財產分配方案》對該股票進行變現或實物分配,清算組的處置行為依據充分,沒有過錯。因此,原告在受讓泰達公司的債權后,自行選擇了通過債權分配的途徑維護自身權益,且已參與實際分配,其再要求被告返還股票的對價款沒有法律依據,其主張不應得到支持。

分享到:
向日葵视频下载安装 站长统计-向日葵视频安卓版下载官网-向日葵视频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