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行于思法律實務服務平臺! 申報審核系統 | 聯系我們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注冊 | 登錄

返回列表 >

債務人股東未繳出資和抽逃出資的追收及其歸屬

信息來源:行于思發布時間:2017-05-22


案情

深圳市佩奇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與宜昌市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湖支行、華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破產債權確認糾紛案

1994年6月26日,深圳市佩奇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佩奇公司)在廣東省深圳市依法注冊成立。1998年9月29日,經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準,公司股東發生變更,佩奇公司注冊資本從1800萬元增加至6600萬元。其中,華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誠公司)應注資3300萬元,持有佩奇公司50%股權。但華誠會司資本金未足額到位,實際只投入1900萬元,欠繳注冊資本金1400萬元。

2000年4月3日,湖北省宜昌市中院作出(2000)宜中經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書,判決佩奇公司等向宜昌市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湖支行(以下簡稱南湖支行)償還本金及利息。2000年7月28日,宜昌中院作出(2000)宜中執字第11。號民事裁定書,責令佩奇公司等履行生效判決所確定的債務。2001年9月4日,宜昌中院作出(2000)宜中執字第100-4號民事裁定書,裁定追加華誠公司為本案被執行人,其應在1400萬元投資不實的范圍內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2008年5月19日,深圳中院依法受理佩奇公司破產申請。2008年9月22日,深圳中院以(2008)深中法民七清算字第5一1號民事裁定書依法裁定宣告佩奇公司破產清算。2008年7月28日,華誠公司出具《關于對償還財物通知書的復函》,載明:“……二、我公司向深圳佩奇公司應投入的注冊資本為3300萬元,實際投資1900萬元,尚有1400萬元注冊資本未能實際投入情況屬實。我公司尚欠的1400萬元注冊資本金事項,貴管理人可在我公司實施政策性破產時予以債權登記。”2009年5月26日,北京第二中院依法受理華誠公司破產申請。同年6月29日,該院以(2009)二中民破字第11094-2號民事裁定,依法裁定宣告華誠公司破產。2009年6月,南湖支行向華誠公司管理人申報債權,華誠公司管理人依法審核并確認南湖支行債權12,360,939.06元。2009年8月6日,佩奇公司管理人向華誠管理人申報債權33,539,111.01元。其中,包括華誠公司欠付佩奇公司注冊資金本金1400萬元及利息10,015,775元。    2009年11月20日,華誠公司管理人出具債權復核意見書,確認佩奇公司債權金額為本金1400萬元,利息5,479,775元(按中國人民銀行五年期存款利率計算),合計19,479,775元。華誠公司管理人在扣除確認的南湖支行債權順12,360,939.06元后,確認佩奇公司債權為7,118,835.94元。

2010年3月,佩奇公司管理人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增加確認被扣除的債權。

法院判決

    北京二中院一審認為,根據宜昌中院作出的(2000)宜中經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及(2000)宜中執字第110一4號民事裁定,華誠公司應在其投資不足的范圍內向南湖支行承擔責任。根據上述生效的民事判決書及民事裁定書,該案在華誠公司、佩奇公司破產清算前已經進人執行階段,故南湖支行系華誠公司的債權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應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被執行人的開辦單位已經在注冊資金范圍內或接受財產的范圍內向其他債權人承擔了全部責任的,人民法院不得裁定開辦單位重復承擔責任。華誠公司在其出資不足的范圍內已對南湖支行承擔了12,360,939.06元的債務責任,故佩奇公司主張華誠公司應增加確認佩奇公司破產債權12,360,939.06元的訴訟主張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綜上,佩奇公司的訴訟理由及請求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依照《公司法》第3條、第28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80條、第82條之規定,法院判決駁回原告佩奇公司的訴訟請求。

佩奇公司管理人代表佩奇公司依法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北京高院二審認為,本案案由應為破產債權確認糾紛,對于華誠公司管理人在欠繳出資1400萬元范圍內認定南湖支行破產債權金額12,360,939.06元,余額認定為佩奇公司破產債權的確認意見,二審法院認為,(2000)宜中執字第110一4號民事裁定將佩奇公司的債務人華誠公司追加為被執行人,并未改變華誠公司向佩奇公司因出資形成的法律責任關系。現佩奇公司已經進人破產清算程序,故包括未足額繳納的公司注冊資本在內的所有公司財產均應歸入佩奇公司破產財產,向佩奇公司所有債權人進行公平清償,不應以公司資產對公司個別債權人進行清償。一審法院判決關于支持華誠公司管理人在扣除南湖支行債權額12,360,939.06元后,確認佩奇公司享有7,118,835.94元欠繳出資債權的認定,不符合企業破產法相關規定,二審法院予以糾正。該14,000,000.00元欠繳出資所產生的破產債權應當由佩奇公司享有,歸人佩奇公司破產財產后,公平分配給包括南湖支行在內的所有佩奇公司的債權人。因此,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有誤,適用法律不當,二審法院依法予以改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16條、第17條第1款、第30條、第35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53條第1款第2項、第3項①之規定,判決撤銷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上述一審民事判決;并確認佩奇公司對華誠公司享有欠繳出資債權14,000,000.00元及相應的利息債權。

評析

    一、公司法框架下,債權人有權要求債務人股東在出資不實范圍內承擔補充清償責任

根據公司法的理論和實踐,股東出資不實屬于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范疇,從而引發“否定法人人格”的法律效力,即公司債權人有權要求“揭開公司面紗”,追究股東的法律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80條規定:“被執行人無財產清償債務,如果其開辦單位對其開辦時投入的注冊資金不實或抽逃注冊資金,可以裁定變更或追加其開辦單位為被執行人,在注冊資金不實或抽逃注冊資金的范圍內,對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13條第2款規定:“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己經承擔上述責任,其他債權人提出相同請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在債務人處于正常經營狀態時,債權人要求其股東在出資不實范圍內對債務人不能清償的債務承擔補充清償責任,在公司法框架內是可行的。

二、在破產法框架下,債務人股東未實際清償債務人的債務,不得向債權人個別清償

(1)債務人一旦進入破產程序,其包括清償債務在內的一切行為應符合破產法的規定。與<公司法》相比,《企業破產法》屬于特別法,按照特別法優于一般法的原則,在《公司法》與《企業破產法》規定有沖突的時候,應適用《企業破產法》的規定。《企業破產法》第44條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時對債務人享有債權的債權人,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行使權利。”

(2)破產法在債務清償上的一項基本原則是債權人公平受償,即同順位的債權人,按照相同比例受償,不允許發生單獨受償的情形。《企業破產法》第16條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對個別債權人的債務清償無效。”

(3)《企業破產法》第35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因此,債務人股東未予履行的出資,應作為債務人的財產,繳付給債務人,再由債務人向全體債權人進行公平清償。而債務人股東一旦履行了全部出資義務,就不再對債務人的債權人負有任何法律責任。如果在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仍允許債權人單獨接受債務人股東的債務清償,則無異于債權人就債務人的財產進行了個別受償,這明顯有悖于破產法的基本原則。

(4)《破產法解釋(二)》第21條的有關規定,也佐證了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債權人不得直接向債務人的股東追究出資不實或者抽逃出資責任的觀點。根據該規定,如果法院受理債務人破產申請,則法院應中止審理債權人提起的主張債務人的股東直接向其承擔出資不實或者抽逃出資責任的訴訟;如債務人被宣告破產,則法院應依照《企業破產法》第44條的規定駁回債權人的訴訟請求,但債權人變更訴訟請求為追收的相關財產歸人債務人財產的除外。這意味著債務人的債權人不得要求債務人的股東向其個別清償,債務人的股東也只能向債務人履行其未履行的出資義務,而不能向債權人個別清償。

在本案中,南湖支行雖然取得了華誠公司應在1400萬元出資不實范圍內向其承擔責任的生效民事裁定,但該民事裁定并未得到實際執行。在佩奇公司進入破產程序后,作為佩奇公司股東的華誠公司只能向佩奇公司履行出資義務。華誠公司一旦將未予履行的出資繳付給佩奇公司,就履行了自己的出資義務,從而免除了其對包括南湖公司在內的所有債權人負有的法律上的責任。南湖支行依據合同法、公司法等一般法取得的針對華誠公司的權利,因受制于破產法這一特別法的相關規定,不能再向華城公司單獨主張,而只能與其他債權人一起,接受佩奇公司的集體清償。華誠公司管理人確認南湖支行的債權并從佩奇公司申報的債權中扣除,然后將扣除后的余額確認為佩奇公司的債權,實際上是把屬于佩奇公司的破產財產,用于對南湖支行進行個別清償,此舉顯然不符合破產法的相關規定,損害了佩奇公司其他債權人的利益。一審法院判決錯誤之處在于,忽略了華誠公司是否已經實際履行了補充清償責任這一事實,將華誠公司沒有實際履行和已經實際履行的情況混為一談。換言之,如果華誠公司在佩奇公司破產前已經實際履行補充清償責任,則一審法院的判決就是正確的,否則,就是錯誤的。在這一點上,二審判決是完全正確的。

三、向債務人和債務人股東申報債權的主體

厘清了上述問題,在債務人和債務人股東都進入破產程序的情形下,向債務人和債務人股東申報債權的主體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因為債務人股東未履行的出資應歸人債務人財產,所以應由債務人的管理人代表債務人向債務人股東的管理人申報債權;因為債務人的債權人不能直接向債務人的股東主張權利,而只能就債務人財產與其他債權人一起公平受償。因此,債權人只能向債務人的管理人申報債權,而不能向債務人股東的管理人申報權利。

本案中,在二審法院確認佩奇公司對華誠公司享有的1400萬元欠繳出資債權后,華誠公司的管理人應對南湖支行申報的12,360,939.06元債權不予確認。南湖支行應另行向佩奇公司申報相關債權。

分享到:
向日葵视频下载安装 站长统计-向日葵视频安卓版下载官网-向日葵视频旧版